明怀远将军卞世祥墓志考-馆藏研究-学术研究-营口市博物馆

馆藏研究

明怀远将军卞世祥墓志考

【 字体:
2008-05-15 20:48:53  阅读次数:8922 次

              (作者:阎海)

  明怀远将军卞世祥墓志一合两块,分为志盖和志石,均为青石板刻就。长62.5厘米,宽41厘米,志盖厚3厘米,志石厚5厘米。志盖阴刻楷书“皇明诰封怀远将军承泉卞公墓志铭石”16字。志石阴刻小楷铭文,共40行,满行32字,共1099字。该墓志出土于盖县旺兴仁乡王屯村西南卞氏家族墓,1981年文物普查时征集,现藏于营口市博物馆。1996年出版的《营口市文物志》①和2001年出版的《辽宁碑志》②都先后收录了该墓志的志文,但两个版本在文字上出入很大,并且有十几个字没有识读,用□框出。为了能够更加科学地利用这一珍贵的实物史料,更多地了解它所包含的历史信息,笔者对原志石的文字进行了逐字地辩认和校对,现重新整理出墓志志文(为方便阅读,进行了标点断句),并对墓志内容做了相关考证。请有关专家批评指正。

  一、卞世祥墓志录文

  皇明诰封怀远将军承泉卞公墓志铭

  文林郎原任江西赣州府龙南县知县孙可儒撰文

  盖州卫儒学增广生员董万化书丹

  万历四十五年,岁次丁巳,十一月二十八日酉时,承泉卞公以疾卒于第。越今年戊午,其家嗣台衡君卜以闰四月二十六日,葬公于城东四十里许,地名背」雾之祖茔,将启先淑人之圹而合窆焉,因特请铭其墓。公讳世祥,承泉其别号」也,原籍山东登州府黄县人。始祖卞高家驴,客游辽东,遂家盖牟焉。是生福果,」福果生成,成生能,能生海,海生英,英生文明,娶刘氏,生公兄弟四人:长即公,次」世忠、世官,俱冠带,又次光裕,吏部听选监生,历八世于兹矣。公生而敏慧,不类」群儿,甫成童,魁岸不凡,父老奇之,曰:“是必能亢卞宗者。”比长,器体惟杰,疏通练」达,有折冲御侮之材。尝云:“士之处世,文不足以经伦邦国著名当代,武不足以」阐扬智略立勋天朝,生无裨于时,歿不闻于后,安所称大丈夫哉!”于是,年二十」即从李总府徽下,数建奇功,历升指挥同知。盖请缨弱冠,志不减于终军,而功」弘开创,亦大有造于卞门者。居无何,即擢广宁正兵营中军,蒙」钦赏银三次,名誉自此骎骎起矣。军门抚按交章荐奖者不啻数十,随委广宁卫」掌印,继管标下千总。其荐奖语略,姑不备述,如云:“伟然远到之器,绰乎大受之」才。”如云:“勇由天赋,智在人先。”又有云:“分阃预知名重。”有云:“谋略堪当一面。”观此,」则公之负时望而能干其官可知已。洎强仕后,谢辕门重任,归侍于太淑人于堂」前。而当道者终不欲林下隐连城也,复委管本卫屯务,即而转本卫印。居官有体,」敷政无私,不皎皎以绶公,亦不矫矫以干誉,盖金玉君子也。头上人委任之心」正殷,而公则勇退之思益决。角巾东里,仿洛社蓍英之会,与二三知已觞羽闲」棋,日阳阳如也。此公阅世之大凡,已而李广不侯,议者惜之。为人性至孝,当太」翁不禄,事太淑人定省,不少竦躬,奉其旨欢承膝下,有潘安仁之遗芳焉。处昆」玉始终无间言,花萼联辉,油然行善之风。且也治家犹治官,内外亚于,肃肃雍」雍,一如高蜜侯之修整闺门云。待亲族朋友能折救其疾苦,而匡扶其所不逮,」凡与人接,不立城府,不设町畦,倾盖推诚真,视四海之人皆兄弟也。以若所为,」讵不烈丈夫哉!而竟止耳顺之寿,何天之于公即丰其禀而乃啬其寿耶?公娶」淑人范氏,继龚氏、杜氏、郑氏、妾李氏。范生男为鹏,袭封怀远将军,娶田氏,备」御永丰田公女也。龚生为鸿,娶董氏,上舍云衢董公女也。杜生为鹤,娶挥使仁」轩吕公女也。郑无生。李生为鸾,定游击定宇刘公女,未娶。女一,卞大姐,系范出,」适监生潘君堂。长孙一,名日升,为鹏生,定张门女,未娶。女孙二,为鸿生,长许备」御京源徐公嫡孙男,次未许人。公生于嘉靖二十七年八月初三日午时,距其」卒也得寿六十岁。呜呼!公与余有握手谈心之雅,今兹铭公矣。九泉有知,尚鉴余所以铭公者,乃公真哉!」铭曰: 

 

  维皇建极,虎啸龙兴。

  豪杰响应,爰有卞公。

  硕大且颀,万夫之雄。

  英姿义气,式协宸衷。

  矢心振国,立身扬名。

  时平事定,善始令终。

  有子继述,凛然父风。

  夙膺天眷,俾承厥宗。

  磊磊落落,不添所生。

  孝恩笃至,丧葬恪恭。

  盖牟之野,背雾之中。

  阴阳合吉,土厚木丰。

  勒兹硕珉,垂于无穷。

  共彼山水,长流氵风 氵风

  万历四十六年,岁次戊午闰四月二十六日,不肖男为鹏等泣血稽颡立石。

  二、卞世祥的谱系和姻戚

  卞氏家族世代簪缨,是明代盖州地区的名门望族。关于卞世祥及其家族,文献资料未有记载,我们只能通过有关墓志进行研究。盖州市文管所现藏一方“皇明诰封怀远将军温泉卞公墓志铭”,墓志主人为卞文明(号温泉),系卞世祥之父。(《辽宁碑志》称卞文明为卞世祥的四弟,有误)卞文明与卞世祥墓志在对祖先谱系的记载上有些出入。卞文明墓志对祖先的记载如下:“其祖讳高加驴,生子二:长成,次能。能生子五:长贵、次海、次江、次友、次聪。海生英,封镇国将军。英生子四:长文秀,封镇国将军,次文才,赠明威将军,次文明,封怀远将军,次文奎,驿宰。文明即温泉公也。”两相比较,可见对卞氏第二代和第三代祖先的辈份记载较为混乱,由于目前尚无其它可信材料作参照,故暂无从考证。自卞能以下谱系关系比较清晰,将两方墓志内容相结合,可以列出以下谱系表:

  卞文秀(镇国将军)

  卞贵    卞文才(明威将军)

  卞能-卞海 ――卞英(镇国将军)- 卞文明(怀远将军)――卞世祥(怀远将军)

  卞江   卞文奎(驿宰)    卞世忠

  卞友                      卞世官

  卞聪                      卞光裕

  卞氏的功名始于卞英,即卞世祥祖父,卞英封镇国将军,其生平不详,将军封号很可能起于军功。卞英长子卞文秀袭封镇国将军,卞文明是第三子,降级袭封怀远将军。“镇国将军”和“怀远将军”均为明代武官的散阶,只代表等级,并非实职。《明史·职官志》:“凡武官散阶三十:……从二品初授镇国将军,升授定国将军,加授奉国将军。……从三品初授怀远将军,升授定远将军,加授安远将军。”从卞文明墓志内容来看,卞文明一生未出仕,仅享有怀远将军封号,卞世祥是其长子,在卞文明死后袭封怀远将军。

  卞世祥墓志还详细记载了卞世祥子女的姻戚关系:长子卞为鹏(袭封怀远将军),娶备御田永丰之女;次子卞为鸿,娶上舍(即监生)董云衢之女;三子卞为鹤,娶指挥吕仁轩之女;四子卞为鸾,定婚游击刘定宇之女。女儿卞大姐,嫁监生潘君堂。孙女(卞为鸿的长女)许配备御徐京源的嫡孙。在上述这些与卞氏有姻戚关系的人中,以指挥、游击、备御等武官居多。指挥是明代卫所制中卫一级的地方军事长官。游击、备御均为总兵帐下的军官。《明史·职官志》:“镇守辽东总兵一人,……游击将军八人,守备五人,坐营中军官一人,备御十九人。”从一这姻戚关系可以看出当时军官武将之间相互联姻较为普遍。明代军人单立军籍,以别于民籍,隶军籍者世代从军。卞氏以军功起家,当为军籍无疑,即使获得将军封号,依然不能转为民籍,其联姻对象亦多为军籍中有功名者。门当户对的姻戚关系是巩固本家族社会地位的一种政治手段,在封建社会中具有相当的普遍性,卞世祥墓中有关姻戚关系的记载正是当时这种社会状况的反映。

  三、卞世祥的仕历和生平

  卞世祥,号承泉,生于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卒于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他所生活的年代正是明代辽东战事频繁的时期。当时辽东最大的边患来自以土蛮为首的察哈尔蒙古部落,自嘉靖三十五年开始,原活动于宣府一带的察哈尔部开始向辽东进犯。至万历年间,战事愈加频繁。当时正值李成梁出任辽东总兵,对土蛮的入侵采取了以牙还牙的武力打击政策,卞世祥正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投身军旅。卞世祥出身将门,少年时代就显露出与众不同的气魄和才干。墓志记载他慷慨立志:“士之处世,文不足以经伦邦国著名当代,武不足以阐扬智略立勋天朝,生不裨于时,歿不闻于后,安所称大丈夫哉!”正是怀着这种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卞世祥“年二十即从李总府徽(通“麾”)下”,李总府即李成梁,卞世祥二十岁从军时是万历五年(1577年),李成梁指挥有方,当时明军尚有一定的战斗力,加之李成梁升任辽东总兵不久,因此对土蛮的防御性打击接连取得胜利。《明史·李成梁传》记载:“(万历五年)正月,速把亥纠土蛮大入营劈山,成梁驰至丁字泊,敌方分骑绕墙入,成梁夜出塞二百里,捣破劈山营,获级四百三十,馘其长五人。……十二月,速把亥等三万余骑壁辽河,攻东昌堡,深入至耀州,成梁遣诸将分屯要害以遏之,而亲提锐卒出塞二百余里。直捣圜山,斩首八百四十八。”抗击土蛮的胜利,使李成梁声威大振,封爵宁远伯,明廷为旌表其功,在广宁城(今北宁市)建石坊一座,至今犹存。李成梁麾下诸将自然也论功行赏,加官晋爵,卞世祥因在战斗中“数建奇功”而升任指挥同知。《明史·职官志》记载,明代各卫设“指挥一员,正三品;指挥同知二员,从三品。”志文还引用西汉“终军请缨”的典故以比喻年轻的卞世祥建立功勋的英雄气概。墓志又载“居无何,即擢广宁正兵营中军,蒙钦赏银三次,名誉自此骎骎起矣。”中军即总兵直属部队的统兵官,《全辽志·职官》:“总镇坐营中军,嘉靖癸亥添设,兵部札付,专管中军一切戎务。”墓志又载:“军门抚按交章荐奖者不啻数十,随委广宁卫掌印,继管标下千总。”军门抚按是指辽东总兵和辽东巡抚,由于他们的推荐,卞世祥又被提升为广宁卫掌印,即广宁卫指挥,正三品。卞世祥在仕途上可谓一帆风顺,步步高升。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洎强仕后,谢辕门重任,归侍于太淑人于堂前。”强仕即四十岁,《礼记·曲礼》曰:“四十强而仕。”正值壮年的卞世祥为何突然辞职回家?笔者认为有两方面原因:

  1、家庭原因:据其父卞文明墓志所载,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卞文明去世。这一年卞世祥四十一岁,即所谓“强仕后”,卞世祥“为人性至孝”,在父亲去世后,辞官回家奉母,应是情理之中的事。

  2、政治原因:万历十九年(1591年),李成梁遭朝臣弹劾而被迫离职,直至十年后方才再度出任辽东总兵。卞世祥作为李成梁身边的中军,李成梁的下野对他无疑是个很大的打击,他由此看到了官场的险恶,从而产生了功成身退、明哲保身的归隐之心。 

 

  从墓志内容来看,卞世祥回到家乡盖州之后,又被重新起用,安排在本地任职,“复委管本卫屯务,即而转本卫印。”就是说先担任盖州卫主管屯田的副指挥,随后转为盖州卫掌印指挥。墓志还对卞世祥居官期间的官声予以高度赞扬,称其“敷政无私”,是一个“金玉君子”。但卞世祥并未因此而留恋官场名利,其归隐之心更加坚决。最终,他还是再度辞官,激流勇退。墓志记载他归隐后“角巾东里,仿洛社蓍英之会,与二三知已觞羽闲棋,日阳阳如也。”角巾是有棱角的头巾,是古代隐士常戴的冠式。“角巾东里”出典于《晋书·羊祜传》:“既定边事,当角巾东路,归故里,为容棺之墟。”这一典故就是代指功成身退之意。“阳阳如也”是自得其乐的样子,《诗经·王风》曰:“君子阳阳,左执簧,右招由房。”在这里用来形容卞世祥归隐后自得其乐的悠闲生活。在此期间,卞世祥除了每日与朋友相聚,饮酒下棋之外,主要精力用在家庭事务之上。墓志称他“有潘安仁之遗风。处昆玉始终无间言,花萼联辉”。潘安仁是西晋时著名孝子,以此来赞扬卞世祥伺母至孝。“花萼联辉”是比喻兄弟之间团结和睦。墓志对其治家之道大加赞赏:“且也治家犹治官,内外亚于,肃肃雍雍,一如高蜜侯之修整闺门。”高蜜侯应作“高密侯”,即东汉开国名将邓禹。《后汉书·邓禹传》载:“禹内文明,笃行淳备,事母至孝。天下既定,常欲远名势,修整闺门,教养子孙,皆可以为后世法也。”从卞世祥隐退后的所作所为可以看出是在有意效法邓禹,修整闺门以图家族后代能够长久平安。墓志还记载了卞世祥为人处世的原则:“待亲族朋友能折救其疾苦,而匡扶其所不逮,凡与人接,不立城府,不设町畦,倾盖推诚真,视四海之人皆兄弟也。” 卞世祥待人豪爽、仗义疏财的性格从中可以一斑。纵观卞世祥的一生,可说是忠孝两全,功成身退的典型人物。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中国传统的道德规范标准,称得上是位比较完美的“士”的形象。

  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卞世祥在家中病逝,享年六十。第二年,卞世祥被安葬于盖州城东四十里外的卞氏家族墓。关于卞氏家族的墓葬,营口地方史料中多有记载。《盖平县乡土志》记载:“怀远卞将军墓,在城东南赵家峪王家屯西,距城六十余里,有碑可考。”③《盖平县志》也记载:“怀远将军墓,在城东南七十里王家屯西龙眼岗,明怀远将军卞英及卞文明、卞文才、卞世祥、太学生卞光裕等墓,尚有明正德、隆庆年间碑。”④史料所载除里程与墓志稍有差异外,卞氏家族成员与墓志记载完全相同,可惜的是,该墓于营口解放初期被盗,随葬品流失,原立于地表的正德、隆庆年间的墓碑也下落不明,尚有待做进一步的调查。注: 

 

  ①崔艳茹等著《营口市文物志》,辽宁民族出版社,1996年出版。

  ②王晶辰主编《辽宁碑志》,辽宁人民出版社,2002年出版。

  ③沈庆飏主修,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出版。

  ④王郁云总纂,民国十九年(1930年)出版。

  (原文发表于《中国当代文博论著精编》,文物出版社2006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