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王庭筠家族若干问题的探讨-地方史研究-学术研究-营口市博物馆

地方史研究

关于王庭筠家族若干问题的探讨

【 字体:
2017-03-07 09:41:17  阅读次数:5295 次

                                      阎 

王庭筠1151~1202),字子端,号黄华老人,金代熊岳人,是金朝中期最杰出的文学家、书画家。王庭筠在诗词、书法、绘画等方面都有着极为精深的造诣,以王庭筠为代表的熊岳王氏家族,更是人才辈出,是金元时期北方著名的文化世家,在中国历史上影响深远。

王庭筠不仅是营口历史上重要的文化名人,也是辽金史和东北文学史、书画史上的著名人物。早在民国时期,东北史学巨擘金毓黼先生就已经开始了对王庭筠的研究。时至今日,已有数十篇研究王庭筠及其家族的论文问世,使王庭筠的生平事迹有了较为清晰的脉络。但依然还有一些问题尚未解决或存在歧义。近期笔者承担了《营口文化遗产记忆丛书》之中的《王庭筠及熊岳王氏家族》一书的撰写工作,对王庭筠的相关史料进行了认真的梳理和研究,对上述问题也作了一些探讨。

    一、关于王庭筠先祖王烈的籍贯问题

王庭筠家族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深厚的家族,其始祖可以追溯到汉末著名文人王烈141—219)。王烈,字彦方,《后汉书》及《三国志》皆有传,但两书对其籍贯记载不同:《后汉书》称王烈“太原人也”,元好问所撰《王黄华墓碑》亦作“太原祁人”;而《三国志》则写做“平原王烈”。那么,太原和平原哪个是正确的呢?

东汉太原郡,治所晋阳,在今山西省太原市西南。当时属于北部边塞,经济文化都很落后,更没有出过多少名流大儒,只有一个和王烈同时代的司徒王允(太原祁县人)属于三国名人,如果按照元好问所说王烈是“太原祁人”,那么王烈与王允应是同族,但却没有任何史料提到他俩有任何关联。

东汉平原郡(平原国)治所平原县,即今山东省德州市平原县。王烈交游的好友管宁、邴原、华歆等名士,都生活在这一地区,其中华歆也是平原人,管宁和邴原都是平原东邻的北海郡朱虚县(今山东省安丘、临朐东南)。王烈和他们平时经常一起游学,战乱时又一起渡海到辽东避祸。朱虚县北部就是莱州湾,乘船经庙岛列岛朝发夕至即可抵达辽东半岛南端。事实上,在汉末渡海到辽东避乱的名士中,基本都是山东半岛的,如太史慈,是东莱郡黄县(今山东龙口东黄城集)人。而山西到辽东根本就无海可渡,走陆路更是千里迢迢。自古以来只有山东人才会经常通过海路往来于辽东半岛。

从历史文献记载来看,王烈也的确生活在平原郡(平原国)。《三国志王烈传》:时国主皆亲骖乘適(王)烈私馆,畴谘政令。”所谓“国主”即指汉代的诸侯王。东汉时平原郡是诸侯国,延平元年(106年),封刘胜(与西汉中山靖王同名)为平原王,置平原国。作为诸侯国,平原不设太守,只设平原相,辅助平原王处理政务。东汉初平二年(191年),刘备就曾试守平原令,后领平原相 三国志·蜀志·先主传)。而太原在当时只是郡,不是诸侯国,没有“国主”。可见,王烈是平原人更符合历史事实。太原郡祁县有可能是其祖籍,但更可能是攀附名门。

“太原王氏”是魏晋至隋唐时期名门望族之一,与陇西李氏、赵郡李氏、清河崔氏、博陵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并列为七族高门”。太原便成为所有王姓的望出之郡。唐代尤其讲究门第郡望,攀附名门者比比皆是,如河北昌黎为韩姓望郡,于是河阳人韩愈便称“韩昌黎”。就连有鲜卑血统的隋朝和唐朝的皇室也自称为汉人的“弘农杨氏”和“陇西李氏”。因此从唐代开始,凡是有点名气的王姓之人,大多自称其祖先出自太原。这不是王庭筠家族自身的问题,而是当时的社会风气使然。

    二、关于王庭筠的舅氏

关于王庭筠的舅氏,目前很多资料都说是米芾。此说由来已久,且流传甚广。在网上只要输入“王庭筠”进行检索,包括“百度百科”在内的大部分显示结果都写有“米芾之甥”,甚至还有“左相张浩外孙,书画家米芾外甥”这样自相矛盾的介绍。各种公开出版的美术辞典、书法辞典以及一些美术史文章也都写“米芾外甥”。

米芾,字元章,在北宋官居南宫舍人,故称“米南宫”,是宋代“苏、黄、米、蔡”四大书法家之一。米芾出生于1051年,而王庭筠出生于1151年,两人相差整整100岁。而且米芾是北宋人,王庭筠是金国人,二人既不在同一个时代,又不在同一个国家,怎么可能是舅甥关系?

其实,史料中对于王庭筠的舅家有明确的记载,元好问《王黄华墓碑》:太师南阳郡王张公浩之外孙也”《中州集·张汝霖小传》:王子端内翰太师之外孙”也就是说王庭筠的舅家是辽阳的名门望族张氏,外祖父就是金代著名政治家张浩,张浩的诸子才是王庭筠的舅舅。

张浩1102—1163),字浩然,是金朝的开国元勋、著名政治家。他一生历仕金太祖、金太宗、金熙宗、海陵王、金世宗,官至平章政事、尚书令,居百官之首,并多次晋封王爵,是金代宗室亲王之外异姓大臣的最高级别,可谓是五朝元老、两朝首相。

关于张浩诸子(也就是王庭筠诸舅)的人数及长幼次序,史书记载各不相同。《金史张浩传》:“子五人:汝为、汝霖、汝能、汝方、汝猷。”《中州集•张汝霖传》:“浩五子:汝霖、汝为、汝翼、汝方、汝猷。”《渤海国志长编•遗裔列传》:“张浩子六:汝为、汝翼、汝霖、汝能、汝方、汝猷。” 这三份不同的记载究竟孰是孰非?1956年在北京西郊百万庄出土的《大金故宣威将军右宣徽使张公墓志铭》为我们解开了这个谜底。

该墓志刻于金泰和七年(1207年),墓主人就是张浩之子张如猷,碑文由张如猷的属下河东北路转运副使刘涛撰写,张如猷的长子张纬(小字登贤)书丹。墓志记载了辽阳张氏家族的世系尤其是张浩诸子的详细情况。该墓志所载张如猷昆仲原有七人,除去第六子张汝招八岁夭折,共计六人,其数目、次序与《渤海国志长编》完全相同。也就是说,《渤海国志长编》所记载的张汝为、张汝翼、张汝霖、张汝能、张汝方、张汝猷六个人才是王庭筠的舅舅。

那么“米芾外甥”一说是从何而来的呢?据金毓黼先生考证,其源头可追溯至明初解缙的《春雨杂述》,该书在《书学传授》一节中写到:小米传其家法,盛行于世。王庭筠以南宫之甥,擅名于金,传子澹游,至张天锡。”此说被《佩文斋书画谱》以及《全金诗》所引用,金毓黼指出:南宫谓米元章黄华乃张浩之外孙张汝霖之甥此谓南宫之甥殊误金毓黼辑《黄华集》卷七,《杂记》)仅仅是因为王庭筠的书法风格与米芾极似,就被误解为以舅甥之亲而得其真传。后世学者不加详察,以讹传讹,以至于将两个相隔百年而且是两个国家的人物扯上了舅甥关系。可见,研究历史绝非易事,必须对史料多方考证,切不可“拿来主义”。

三、关于王庭筠的岳父

王庭筠之父王遵古娶太师张浩之女,故王庭筠为张浩外孙。王庭筠“亲上加亲”娶的是太师张浩的孙女,也就是他的表妹,属于近亲结婚。王庭筠的三个儿子全部夭亡,很可能与近亲结婚有关。

那么,王庭筠的岳父,必定就是他六个舅舅中的一个,而究竟是哪一个?史学界对此尚属空白,就连王庭筠研究的第一人金毓黼也没有正面回答这一问题。

要解决这一难题,还得从出土的《大金故宣威将军右宣徽使张公墓志铭》入手。今据该墓志(以下简称“墓志”),并结合有关史料,将王庭筠诸舅的官职仕历简介如下:

1、大舅张汝为,“墓志”载,正隆间曾任河北东路转运使,另据《张行愿墓志》:“长孙汝为,登进士第,奉直大夫,官翼州节度副使。” 《张行愿墓志》成文较早,当时张汝为尚未做到转运使的要职。

2、二舅张汝翼,“墓志”载,登进士乙科,东京鹤野县主簿。《张行愿墓志》:“次孙汝翼,登词科,承事郎,鹤野县主簿,早卒。”《中州集•张汝霖传》:“汝翼仕不达,皆进士也。”

3、三舅张汝霖,字仲泽,“墓志”载官至平章政事(宰相),封芮国公,《金史》、《中州集》皆有传。张汝霖入仕起点较高,进士及第后,没有到地方任县主簿,而是直接在中央担任左补阙,后升任翰林待制。历任刑部郎中、礼部郎中、太子少师兼御史中丞、吏部尚书、御史大夫,大定二十八年(1188年)拜平章政事、封芮国公。金章宗明昌元年十二月(1191年1月)病逝,谥曰“文襄”。张汝霖是继张浩之后,张氏家族又一位宰相,在张浩诸子中官爵最尊,被张浩称作“吾家千里驹也。”

4、四舅张汝能,“墓志”载汝能官阁门袛侯,真定都军。阁门袛侯为宫中侍从官,低级武职。真定即金代真定府成德军,都军为正七品军官。张汝能虽然身居行伍,但也是以“能文”而著名,其祖父张行愿的墓志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5、五舅张汝方,墓志载与其弟汝猷同时靠“一品门荫”而入仕,官居少府监。另据《金史•王庭筠传》:“明昌三年,命与秘书郎张汝方品第法书名画,”《中州集》:“汝方字仲贤,自号丹华老人。汝猷字仲谋,俱至宣徽使。”

6、六舅张汝招,八岁卒。因为汝招未成年而夭亡,所以《金史》、《中州集》和《渤海国志长编》等均未把他算在内。

7、七舅张汝猷(1154—1207),作为墓主人,“墓志”对他的经历记述较详,大定三年(1163年)张浩去世时,汝猷刚刚九岁。大定十五年(1175年)金世宗念及张浩的功绩,荫封张浩之子张汝方、张汝猷为官,初为阁门袛侯,改通事舍人,期间曾出使高丽为生日使(见《金史•章宗纪》及《高丽史》二十)。承安二年(1197年),同知延安都总管事(从四品),在任上,他“宽休民力”,深受百姓拥戴,他受召进京时,“延人思公,为之立祠刻石”。之京师,为少府监(正四品)。承安三年(1198 年)出使南宋,不辱使命。泰和元年(1201)任河北东路转运使,泰和三年(1203年),授右宣徽使(正三品),“上之眷遇愈厚”,泰和七年(1207)卒于中都大兴府(今北京市),葬于宛平县西陈村(今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庄)。

在上述王庭筠诸舅之中,张汝招夭折,张汝猷比王庭筠还小三岁,可以排除。张汝方的年纪比王庭筠稍长,曾共同奉旨第秘府法书名画,王庭筠为其撰写《香林馆记》,并没有提到有翁婿关系,也可被排除。

在剩下的张汝为、张汝翼、张汝霖、张汝能四人中,最有可能是王庭筠岳父的应该是英年早逝的张汝翼。在《王黄华墓碑》及《中州集》中只提到王庭筠为“太师张浩外孙”,只字未提是何人之婿。在介绍王庭筠夫人张氏的时候也只提“太师张浩孙女”,不提是何人之女。在那个讲究门第出身的时代,如果张氏夫人是张汝霖、张汝为、张汝能这些朝廷命官之女,一定会大书特书一笔的。但所有史料都没提到她父亲的官职,唯一的可能就是其父早亡,在仕途上尚无建树(“汝翼仕不达”)。王庭筠一生官小职微,也许和其岳父早亡,没能得到张氏家族势力的有力支持有一定关系。